• 铜川生活网

出售全国实名手机卡一手货源最靠谱的卡商

文章来源:铜川生活网更新日期:2020-04-17 11:58编辑作者:admin

童年那一抹淡淡的笔墨所留下来的醉人的安祥,用时间的经纬编织的线,将一页页装祯成册,在许多充满温馨的夜晚,挑灯夜读,芳心陶醉,童年呀,终是不再来,而那一缕回味却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在无数次叩响记忆的大门,一次次将它解读。 

  ——题记 

  一、月光下的记忆 

  透过窗外多想看你一眼,可你现在正偷闲,啊!月亮,我今晚只作怀念了,记得小时候,我在草坪上玩耍,你在草坪上;我在收稻谷,你在刀尖上;我在破塘边看荷苞,你在池中;我回到家里,你停在门口。我在床上,想起了我那次放牛迷失在月辉下的光影。 

  (一)月光下的草坪。提到草坪,我不由的嘴角处扬起了一道弧度,那个草坪承载了我太多儿时的记忆。说是草坪其实寸草不生,小伙伴天天在草坪上爬地打滚的,小草也只好藏在大地母亲的背后。草坪那里晚上比白天热闹,包括礼拜天,在那个时候就即便是礼拜天,大多小伙伴也是在白天帮着父母做点家务,或是下农地干活。一到晚上,小伙伴如蜂拥而来,给草坪增添一道独特的景,有的小伙伴喜欢玩丢手巾的游戏,有的小朋友喜欢微辉的月光下下象棋,我总是感觉那些下棋的小伙伴们,没有看棋的带劲或者说过瘾,你说这样走,他说那样走,有时候一时兴起,直接把棋子拿着走。有一种游戏我感觉最好玩,要算翻牌了,也是用纸叠成一个四方形的形状,分正反。任由一方先把牌放地上,另一方将牌放在手掌心,猛地一下,可以说是把自己手力该有的都使出来了,底下的那张牌若被你拍翻了就属于你的。为了想赢到牌,我竟然想出了一个办法,胸前那几个扣子干脆不扣,哈哈!你还别,那一拍下去呀!由于身体在动,加上风的力度,那换牌的成功率明显高出很多,最初那些同伴们不知是什么原因,说我怎么老是赢,然后大伙发现我翻牌的动作确实跟别人不一样,其实说心里话我是在借风力的惯性,整个人转过去的弧度咱不说一百八十度,至少在一九十度以上,哈哈!当然次数多了,伙伴们也看出端倪了,打那以后,凡是做这种翻牌游戏的胸前不扣子的伙伴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在这项游戏中我到底都没输给他们,因为也就在那一段时间,我妈妈请人帮我做一件衣服,没想到做大了,妈妈问我要不要再拿去改一下,我说:“妈,就这样,我喜欢,没事的,反正我长得快。”其实我心里想着这衣服若是配合翻牌想必有效果。 

  (二)月光下的收割刀。记得我上五年级的时候,我几乎被父亲的勤劳所感染,遇到节假日,我愿意陪父亲在田地里一起流汗,一起劳作后带上欢愉的心情回家后急切想回家吹电风扇的感觉,父亲总是习惯的把我挺到他的前头,让我好好的享受一翻,被风吹的感觉真好,吹出了凉爽,吹出了父亲的勤劳与平凡,吹出了父子情,心里暖暖的。让我记忆犹新的是跟爸爸在晚上一起收稻谷,念五年级时放的那个暑假,三哥也是在那年出去打工了,十来亩的稻谷田都是我跟爸爸完成的,包括收割、打禾、翻田、插秧等等!特别收割早禾,白天的炎热程度不言而知,为了避开中暑,我跟爸爸常常选择在晚上下田地干活。当然了次日也同样干活的,只是中午休息的时间较长点。做什么事一样,娴熟了做起来就快很多,割禾是我的强项,就算是老爸也比不过我。记得有一次在田里跟爸爸说笑:我说爸爸,你个子太高了,蹲下去割禾不容易哈!倒是我矮得跟禾似的。爸爸笑了,那一抹月光洒在爸爸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明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月光的破塘。提到破塘,记得有人调侃,你们破塘玄,不但塘破连人也很破。其实他意思是说:你们破塘玄有一个风水宝地——破塘。确切地说,在那个清贫的年代,这口塘养活了整个破塘玄人,全组人的庄稼农田于归下游地段,都是靠这一口池塘水来滋润良田。当一个人慢步在池岸时,特别是夜晚,你会发现它如一个且睡的婴儿,月光洒在她脸上,在梦中露出一脸清秀。你瞧它怀里的荷叶几寸荷花娇,绿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一缕月光折射出一道道弯弯的余辉,浸润着我儿时的心灵,让我迫不及待地向前靠近,明知道这么晚看不见鱼虾,可还是一睹作罢。再瞧瞧对岸那一排柳树的倩手在随风微晃,正好映在我的眼底下,来自月光的轻抚,它越发显得含羞矜持。 

  (四)月光下的牧童。记得有一次我放牛,在草堆里睡着了,晚上八九点钟,家人心急如焚,到处寻觅我的踪影,记得首先找到我的是大哥,见我第一反应是,脸色苍白的他一下抱住了我,霎时,阳光般的温暖倾倒在我的心间,随后大哥那几句亲切的话语让我克制不住内心的那份善感的情愫,温柔而感动的泪水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眼角,这种兄弟情在那个月辉之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浓烈与温馨。 

  二、舌尖上的记忆 

  季节更迭,流年渐远,那些舌尖上的记忆,浸润了岁月里的一种滋味,妥贴了岁月里一缕食欲清思的光阴,就像一张加洗后的旧底片,完好如初的保存在记忆相册的前页。 

  (一)油条。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习惯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挑着一担米上古市街去卖,不忘花上一点钱买点我和妈妈喜欢吃的东西,父亲你记得吗?我最喜欢你给我买的油条了,感觉稣软且爽口,现在想起,我不禁问自己,我怎么喜欢那个老丑的东西。今天想起,感慨万千,之前我似乎没有想过,一个快半百的父亲挑着盛满的一担大米,挑十里左右的路程,并且还要路经太平岭那座大山,真的不敢想象您那时所受的苦。记得你有一次当你把一担米卖光后,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由于好奇,你也临场了,看见一群人在弄瓜子子游戏,父亲您是第一次见到,并不知道他们是一群骗子团伙,那一群骗子团伙很狡猾,开始让你先赢点,你猜碗底下是两粒瓜子它还真是两粒瓜子,等你一时兴起,压得多了,自然就输了。等您输了,又觉得不甘心,再去压,最终把卖米的钱输了个精光,只剩下自己带过去的本金。不过这次你同样给我买了我喜欢吃的油条,回家后妈妈见你不对劲,问了个究竟,当你把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们后,您眼眶湿润了。说心里话,这是我平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您眼眶里盛满了泪水,妈妈是个聪明人,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在安慰您。而我手里握的是您给我精心包好的油条,霎时,一股暖流涌边我的全身,一份感动于沉默中,一份心疼直击内心深处那一根最柔软的心弦。孩儿居一隅,温柔的眼神折叠了翅膀。从此我记住了油条,记住了可敬可爱的父亲那颗柔软的心 

  (二)大米。记得我上四年级前,吃的大米不多,那时以红薯丝为主,除非有客过来,妈妈才会大方一些,不过我很佩服妈妈煮饭的技术,煮出的饭能分出两样来,一边是红薯丝饭,一边是大米饭。自从我上五年级后,学校允许离学校的同友拿米到学校蒸饭。妈妈很疼我,每次拿的大米明显要比红薯丝多一些,不过这里有一件事我从来没提起过,有很多次等妈妈帮我装好大米后,我会瞒着妈妈,趁妈妈不注意,我又放回去一点。其实也不是我吃不完,只是心里老想着,蒸饭时,我在碗里多放一点水就是,无非就是稀一点。不过说心里话,其实我并不喜欢吃那种稀一点的米饭。 

  (三)爆米花。昨天中午买菜回来的路上,突然看见一台机子,架在离学校不远处,因为好奇,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台手摇炉。哇!炸爆米花呢!意外的是没见有炸爆米花的顾客,老大爷坐在那里,一眼看去,那肤色似乎可以与熏得乌黑的手摇炉媲美了,眼前这个老大爷与这架摇炉机成了一道孤独的景,那爆米花机寂寞中竟有一种凄凉的味道。如在早些年,我想会是一道完全不同的风景。童年时,只要爆米机出现,师傅就会忙个不停,直到天黑脸成八怪才收工。那时的我因为爱吃爆米花,就算自己不买爆米花,也免不了到现场凑个热闹,记得有一次一时兴起,帮师傅往爆炉机里添干柴,就这样熏得跟包青天似的,回家后妈妈问我怎么一回事,我回答妈妈说:我帮爆米花师傅打了一次工,体验了一下劳动的艰辛,师傅是说爱玩的孩子是天性,即使老去永留甜蜜。妈妈听后反而笑了。 

  而眼前的这位老爷爷孤零零地坐在那里,我便不多想,顺口递上一句话:“大爷,帮我炸一份吧!”于一隅等待儿时那充溢着幸福与快乐的爆炸声,在我耳朵里再次炸响。 

  在那么一个年代,小孩子也容易懂得满足幸福。任何一个小小的满足都能折射出幸福的光芒,一小罐爆米花诠释了我的童年时的那种很容易满足的快活。 

  如今高科技发展,像这种老式的爆米机几乎很难见到了,被那些新型的美式的爆米机所代替,操作过程省事,亦省时,并且炸出来的爆米花更加均匀,香味可好。可是这罐爆米花给我拾起了一份儿时的记忆,这种味道是用钱买不到的,只会在岁月的沉淀中越陈越香。 

  三、卖抓爬 

  说起卖抓爬,即是一件特别搞笑的事情,亦是感受到了亲情的别致。首先说一下,抓爬是用竹子做来爬草的一种工具,方便勾住草,底部齿轮成弧形,爬回来把草晒干,然后当柴烧。 

  大哥跟三哥都是竹匠,不用说,三哥师傅就是大哥啦。三哥学了三年竹匠。有一次在一起聊天,提到的抓爬的事,我调侃道:“三哥,你学会竹匠了吗?”三哥胸有成竹的回答说:“当然学会了。”然后我边点头边笑道:“你是会了。”似乎还没等我说完,他的笑声早已传遍了整个房间。其实说心里话,三哥这一笑,里面包含了太多,他知道自己早已不是一个竹匠了,原因是这门手艺可以说是淘汰了。一时兴起,话来了,我说:“三哥呀三哥,那几年你学竹匠不要紧,拼命地做抓爬当试验,害得你小弟到处帮你卖抓爬!其实那时我还小,上四年级,每次礼拜天,只要不下雨,我就会挑着你做好的抓爬到附近一些村庄去卖。大哥的竹匠手艺没得说,十里八村都知道,名师出高徒嘛!凭良心说话,你做的抓爬确实很畅销,只是小弟还小,每次只能挑三十个左右。每次去卖抓爬,总有那么多人夸你小弟“这孩子不得了,这么小就会做生意了……”怪就只怪我三哥手艺太好了!每次挑去的,我都会卖完回来,有一次我是卖了精光回来,可是帐目不对呀!一个抓爬换回2斤豆子。30个抓爬应该换回60斤豆子呢!咋只有五十二斤多一点点呢?我猜想是在卖的时候不小心称错了,不然还能怎么样,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满脑子还在想这个事情,也没吃多少放下了筷子,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那种不愉快的心情全露在脸上,被三哥看出来了,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不开心呢?我把这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这回三哥才恍然大悟,其实每次我去卖抓爬都是二哥帮我捆好,每头15个,二头共30个。可是这次三哥只帮我捆26个,当我问三哥为什么这次只捆26个时。他的回答让我特别感动,他说他昨天路过张家村,都有好几个人提到你,说你懂事,我只是心疼你,今天特意少捆了四个,不过都怪我,忘了跟你说。当时我深深地感动了,后来三哥特意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二块钱给我,让我明天去学校买东西吃。其实我知道自己平时也舍不得买东西吃,不过在第二天放学回来的路上我把三哥给我的那两块钱一次性买了,然后就…… 

  其实有太多的童年记忆想回味一下,感叹一支瘦笔难描全童年生活的色彩纷呈。想起那池水的丰盈是破塘玄人蓄满的真情,想起那收割刀下的流金岁月唯美了年华的芬芳,想起那舌尖上的记忆见证了一个年代的清贫,一灌爆米花,一根油条就容易满足,就能高兴许久的岁月。我亲爱的"小伙伴们"你可曾想过,那曾在草坪嘻玩打闹的你我,已坐在而立年岁月的轮椅上,细数着童年生活的色彩斑斓。